<address id="3bjn9"></address><address id="3bjn9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3bjn9"><address id="3bjn9"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3bjn9">
              歡迎您訪問東方風力發電網
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 東方風力發電網>訪人物 >企業專訪 > 遠景科技集團張雷:抓住碳中和機遇,加快構建零碳新工業體系

              遠景科技集團張雷:抓住碳中和機遇,加快構建零碳新工業體系

              2021-03-03 來源:能源 瀏覽數:2678

              去年兩會期間,全國人大代表、遠景科技集團CEO張雷提案呼吁,中國《能源法》要為“能源革命”設定時間表和路線圖,建議中國通過立法制定碳中和時間表,為全球應對氣候危機樹立表率。

              遠景科技集團張雷:抓住碳中和機遇,加快構建零碳新工業體系

                去年兩會期間,全國人大代表、遠景科技集團CEO張雷提案呼吁,中國《能源法》要為“能源革命”設定時間表和路線圖,建議中國通過立法制定碳中和時間表,為全球應對氣候危機樹立表率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張雷的議案得到了國家的重視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2020年9月22日,習近平主席在第七十五屆聯合國大會一般性辯論上指出,中國將提高國家自主貢獻力度,采取更加有力的政策和措施,二氧化碳排放力爭于2030年前達到峰值,努力爭取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在全球面臨氣候危機日益迫近的背景下,中國宣布碳達峰、碳中和目標,擔當起一個世界大國的責任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同樣是在去年,張雷呼吁借機大力發展中國已具備比較優勢的綠色能源裝備產業,包括風電、光伏、儲能/動力電池、氫燃料、智能物聯網等,其規??蛇_10萬億元級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今年,張雷的視野,從能源革命擴展到工業革命。他提出:中國要把握碳中和歷史機遇,加快構建零碳新工業體系?;谔贾泻湍繕?,整個工業體系都面臨著革命性的挑戰,這種挑戰不僅在于工業所需能源開發與使用方式的變化,還在于碳中和帶來的工業生產工藝、技術革新、產業布局的變化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與此同時,歐盟正在醞釀實行碳邊境調整機制,對一些進口產品征收碳稅,這將成為中國貿易出口的“碳壁壘”。放眼未來,全球都在零碳轉型,誰轉型得早,誰的競爭力就強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張雷在今年的議案中呼吁中國及早進行頂層設計,加快進行工業使用能源的零碳轉化,在規劃產業空間布局上重視可再生能源豐富、低成本的區域,重點研究相關產業必需的零碳生產工藝并產業化,通過盡快構建零碳新工業體系,在這股全球的碳中和浪潮中占據制高點,將挑戰轉變為機遇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兩會前夕,張雷在遠景科技集團總部向《能源》雜志記者系統闡述了其構建零碳新工業體系的設想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“這是中國工業再一次騰飛的歷史機遇。”張雷表示,零碳浪潮是中國新的發展紅利,中國的“人口紅利”正在消失,但可以抓住這一波“綠能紅利”,當中國利用充分的綠色、廉價的可再生能源時,“中國制造的優勢將進一步凸顯,成為全球零碳工業的中心。”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《能源》:您對零碳新工業體系的定義是什么?零碳新工業體系似乎不僅僅包含零碳能源裝備制造業?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張雷:零碳新工業體系不僅是生產零碳能源的相關裝備制造業,還包括使用零碳能源、零碳材料、零碳技術,以生產零碳產品為目標的各類產業。未來的零碳新工業體系將會是一個不平衡、不均勻分布的工業體系,可能在內蒙、東北集聚,或者在海邊集聚,因為那里有大量低成本的綠色能源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電動汽車產業是一個典型的例子。因為驅動能源從燃油變成了電力,帶來了汽車制造業的革命性變化。中國汽車制造業也因此獲得了彎道超車的機會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煉鋼工業是另一個例子,現在的焦炭煉鋼不可避免會產生二氧化碳排放,從未來碳中和的角度,國內外正在積極推進氫能煉鋼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從2060碳中和的角度(國外普遍為2050碳中和),中國各門類的產業都面臨著碳中和的挑戰,這其中既涉及使用能源的零碳化,很多也需要進行生產工藝、技術的轉換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《能源》:基于碳中和目標,各產業實現碳中和是一個必經的過程,但您在議案中提出要主動推進,并加快這一進程,為什么?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張雷:全球主要經濟體一致行動,致力于本世紀中實現碳中和,將使全球工業體系在未來20-30年產生翻天覆地的變化,不僅能源生產徹底轉向零碳的可再生能源,而且使用能源的交通、建筑、鋼鐵、化工等產業體系將在技術路線和生產裝備上發生重大的變革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比如高爐焦炭煉鋼將轉向綠色氫氣煉鋼,汽車和船舶的燃油將被電動和燃料電池技術取代,生物合成技術將取代化工技術產生豐富的零碳、并且可回收降解的工業材料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中國的工業體系建立在高強度的碳排放之上。歐盟即將出臺碳邊境調節稅,對進口產品征收碳差價稅。美國和英國也正在醞釀類似機制。如果中國制造不實現零碳轉型,那作為“世界工廠”的中國,出口將面臨巨大的挑戰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中國充分發展可再生能源,并加快打造基于零碳能源的新工業體系,將在世界零碳轉型潮流中化挑戰為機遇。中國制造的產品不僅將獲得“世界綠色通行證”,繞開碳關稅,而且還將因棄碳而成本更低,進一步凸顯產業優勢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未來將是各國零碳新工業體系之間進行競爭。要想在這場競爭中獲勝,第一是可再生能源成本要低,第二是要盡早通過可再生能源重塑整個工業體系。誰的零碳新工業體系先建成,誰的可再生能源成本低、效率高,誰的競爭力就更強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《能源》:基于碳中和,構建零碳新工業體系是趨勢,但現在是一個合適的時間點嗎?構建零碳新工業體系,中國有哪些優勢?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張雷:中國有豐富的可再生能源,還有全世界領先的可再生能源裝備制造業,在一些可再生能源豐富的地區,通過使用零碳能源,來構建零碳工業園區,已經到了一個轉折點,可以兼顧經濟效益和二氧化碳凈零排放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2021年陸上風電、光伏已經全面實現平價。中國三北地區的風電成本和青海等地的光伏成本已在0.2元/度以下,到2023年將實現0.1元/度;而中國東部沿海淺水海域的風電資源,也將使中國在2022年實現平價海上風電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到2023年,我認為在三北風資源富集地區,風電度電成本可以降到0.1元/度,儲能度電成本也將降到0.1元/度,風電配上儲能也可以實現對煤電標桿電價的更優的經濟性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現在一些地區,零碳能源已經具備了比較優勢。典型的如吉林省,當地的煤炭成本很高,又有優越的風電資源,基于零碳能源來改造當地工業體系,以及引進新的產業投資,就有了經濟性基礎。這也意味著,未來中國工業的分布也將是不“均勻”的,高耗能、高精尖企業將更多向三北、海邊這些擁有豐富、廉價的可再生能源資源的地區集聚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目前歐盟碳排放成本已經達到30歐元/噸二氧化碳,預測到2030年將在60-80歐元之間,目前的碳價格轉換到歐盟煤電的成本是0.23歐元/度電,轉化成焦炭制鋼的成本約為55歐元/噸鋼,與中國二氧化碳定價之間產生的差價,將會加征到中國出口到歐盟的產品上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碳排放成本也將反映到中國產品的成本中,中國形成全國統一的碳排放權交易市場,國內碳定價、國外的碳稅將進一步放大零碳能源的經濟性?;诹闾寄茉锤脑斓墓I體系將具備更強的競爭力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《能源》:那么政府應該怎么做來加快構建零碳新工業體系呢?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張雷:中國需要從產業發展的角度制定零碳新工業體系中長期規劃。目前各工業領域都在制定自己的碳達峰與碳中和路線圖,也需要一個以零碳為目標的工業體系頂層設計與系統規劃。規劃產業空間布局,要尤其重視內蒙古、東北等可再生能源豐富、低成本的區域,這里將是中國零碳工業革命的產業中心。其他綠色能源豐富的地區,如西南的水電、東部的海上風電,都可以因地制宜,實現產業的綠色升級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此外,建立零碳新工業體系的關鍵基礎是要有足夠充分的零碳能源。要繼續推進可再生能源的大規模發展,這不僅確保中國碳中和目標如期實現,也可以加快可再生能源成本降低,為中國構建零碳新工業體系提供廉價的零碳能源。通過持續壯大綠色能源裝備和科技產業,風力發電機、光伏面板、動力電池將成為零碳工業革命的“蒸汽機”,智能的電網成為工業革命的“運河”體系,源源不斷產生綠色、低成本的動力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從現在開始,要加快推進扶持零碳能源在交通、鋼鐵、化工領域的應用,通過盡快應用零碳能源,來應對這些行業面臨的零碳挑戰,并通過行業的零碳轉型升級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最后,對一些需要轉換生產工藝、技術來達到碳中和的產業,需要政府和業界盡快布局相關技術研發和產業化推廣,以在未來競爭中占得先機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《能源》:您今年還有一個議案,建議將綠色能源從能源消費總量控制中剔除,這個議案和建設零碳新工業體系之間有何關系?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張雷:能源消費總量控制針對的是傳統的化石能源?;茉促Y源有限,不可再生,且使用過程中會產生大量二氧化碳排放,這決定了我們要控制能源消費總量。但可再生能源取之不盡,用之不竭,同時不污染環境或產生碳排,沒有必要限制總量使用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高耗能產業是中國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,常因為能耗問題被限制發展,但如果使用的是零碳綠色能源,則沒有必要限制。將綠色能源從能源消費總量控制中剔除,可以更快的推動高耗能產業向可再生能源豐富的地區轉移,促進綠色能源開發利用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《能源》:那么在中國構建零碳新工業體系的過程中,遠景扮演一個什么角色呢?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張雷:能源系統正在向零碳轉型,風光和儲能將成為未來的“新煤炭”,電池和氫燃料成為“新石油”,圍繞風電、光伏,電網也需要升級為更靈活的“新電網”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圍繞“新煤炭”、“新石油”、“新電網”的能源轉型大勢,遠景積極布局了風機制造、儲能、動力電池、能源物聯網等業務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遠景的目標是成為地方政府、行業和企業的“零碳技術伙伴”,提供零碳能源的系統解決方案。遠景已經和一些地方政府簽署了框架協議,提供解決方案,推動當地建設零碳工業園區。

              【延伸閱讀】

              閱讀上文 >> 秦海巖:消除“數據煙囪” 國網新能源云大有可為
              閱讀下文 >> 金風科技董事長武鋼:建議推動百千萬“碳中和”示范工程

              版權與免責聲明:
              凡注明稿件來源的內容均為轉載稿或由企業用戶注冊發布,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的目的,如轉載稿涉及版權問題,請作者聯系我們,同時對于用戶評論等信息,本網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;


              本文地址:http://www.fucai58vip.com/experts/show.php?itemid=31820

              轉載本站原創文章請注明來源:東方風力發電網

              按分類瀏覽

              點擊排行

              圖文推薦

              推薦訪人物